莫小蘋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称呼随意,莫莫、小蘋之类的都可以,太太、大大这些除外,爱你们哟🌹

  等量红缕贯晶荧,尽道匀圆别未胜。
  凿断玉潭盈尺水,琢成金地两条冰。
  轮时只恐星侵佛,挂处常疑露滴僧。
  几度夜深寻不著,琉璃为殿月为灯。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七夕快乐吖,我的小仙女们,么么哒❤

  一度暑出处暑时,秋风送爽已觉迟。
  日行南径斜晖里,割稻陌阡车马驰。

〔周黄〕而别离06

  和周泽楷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后,黄少天便“委婉”地表示他得赶着去收拾房间,然后满意地拉着箱子走了。
  果然,他最不擅长和这种沉默寡言的人相处了啊,希望以后不会经常单独碰面吧。
  等到了教师公寓后,黄少天又一次感叹了起来:不愧是顶级私立中学,这教师的待遇也跟贵族一般。
  公寓有两室一厅和一室一厅的,两室一厅的是给带家属的老师住的,一室一厅的则是给像他这样的孤家寡人住的。
  从后勤处大爷那核对完信息后,黄少天便领到了自己住处的钥匙。
  打开门后,他略微受到了惊吓。
  公寓装潢简约古雅,电视、电脑等配置一应俱全,这比他大学宿舍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真是太棒了!夏天终于可以吹空调了!还没人和我抢卫生间!这里就是天堂啊!哦耶!”
  黄少天没带多少东西,他将行李箱里的衣服、书籍等一股脑堆在桌子上,然后趴到床上开始睡觉。
  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这样想着,黄少天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好觉。
  随后九月一日,新生入校,注册事宜办妥后,新生们便几几约在一起,开始熟悉起校园。
  之前他也没怎么逛过学校,便跟着新生们到处溜达,这里瞅瞅,那里看看,好不惬意。
  吃过午饭后,黄少天决定单独行动,去一些人少的地方看看。
  绕过学校餐厅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林荫小道。
  沿小道继续深入,视野逐渐开阔起来,面前是一处幽闭的小花园,栽种着高大茂盛的灌木,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如屏障般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开来。
  黄少天在一张长椅上躺下,双手垫在脑下,揪了两片叶子盖住眼,打算睡个午觉。
  鸟鸣风声,悠然自得,他享着乐,却突然在静谧中听到了低沉的说话声。
  他竖着耳朵,仔细辨认,起身慢慢靠近灌木丛,透过枝杈的间缝看去,两个男生正在讨论着什么。
  其中一个他认识,就是前不久帮他抄守则的喻文州。
  看他们这举止亲密的样儿,另一个男生估计就是王杰希了。
  算了,他还是不要打扰人家小情侣卿卿我我了,这颗单身狗的心伤不起啊。
  黄少天静悄悄地离开了这里,回到公寓睡了个午觉后便起来打游戏打到晚上。
  吃过晚饭后,他便去了迎新会围观。
  一中的迎新会是从白天举行到晚上,持续一整天。
  夜晚学生会组织学生在操场搭起露天舞台,学长学姐们轮流上台为新生表演。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后便溜到后台参观,恰巧此时后台已经炸开了锅。
  “刘小别人没来!”
  “怎么办?下个节目就是他和柳非的对唱了!”
  “上天为何对我们如此不公?一中数十年来的光辉迎新历史就要毁在我们手上了!真是罪过,罪过!”
  嘿嘿,这个时候就轮到他登场了,拯救学生于水深火热之中,是他这个老师应尽的职责!
  “孩子们,遇到什么困难了?老师帮你们解决!”
  “您是老师?我怎么没有见过您?”
  “我是新来的,你当然没见过我了。”黄少天解释道,“来来来,告诉老师你们遇到什么问题了?老师帮你们想办法。”
  “是这样的,待会要表演节目的刘小别不见了,他要和柳非对唱的,我们这儿没人顶得上。”
  “为什么没人顶得上?这里这么多人,肯定有唱歌好的啊。”
  “重点不是这个,如果只有唱歌的话,我们还是找得到人代替的。”学生会会长一脸无奈,“重点是,刘小别和柳非都是校草校花级别的,我们顶不了啊!”
  “……”
  这,还真是个问题。
  黄少天没有和女生对唱的经历,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不成?男女对唱,不也就那么回事,作为国立师范曾经的小歌神,他什么场面没见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唱的什么?”
  “飞轮海和田馥甄的《只对你有感觉》。”
  “很好,伴奏不用了,给你天哥,不是,给老师拿把吉他来就成。”
  此时台上的表演结束了,黄少天拿着吉他,三步两步跨上台。
  等柳非也准备好后,他凑近话筒,笑着说道:“迎新会接近尾声,愿同学们能在此度过美好的青春,我们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和柳非对视一眼后,黄少天弹着吉他开始清唱。
  他的嗓音温柔像暖风拂面,歌声悠长如缓缓清泉流过人心,让人感到十分的温暖,仿佛刹那间就驱散了内心所有的阴霾。
  “无解的眼神心像海底针,
  光是猜测我食欲不振,
  有点烦人又有点迷人。”
  “浪漫没天份反应够迟钝,
  不够谨慎花挑错颜色,
  但很矛盾喜欢你的笨。”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体贴却黏人爱哭却温顺,
  有时天真有时很邪恶,
  对你耍狠就是舍不得。”
  “请吸收养分让脑袋平衡,
  要你现身动作慢吞吞,
  怎么承认我非你不可。”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他拨动吉他的频率慢了下来,声音也愈发的柔和起来。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又是晴天。”
  “靠的再近再贴少了拥抱,就算太远。”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玩的再疯再野你瞪一眼,我就收敛。”
  “马路再宽再远只要你牵,就很安全。”
  “我会又乖又黏温柔体贴,绝不敷衍。”
  “我只对你有感觉。”
  黄少天上岗的第一天就一举吸引了几乎所有新生的目光,然而他自己还不自知。
  此时周泽楷刚好路过操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简陋的场地,略显黯淡的照明灯,也没有烟花火焰之类的助兴,可舞台上的黄少天却是那么地光芒璀璨,像悬于夜空的太阳,让人移不开眼。
  ————
  滴,小离离更新卡~\(≧▽≦)/~
  哈哈,哈哈,有没有青春的感觉?有没有春心萌动的感觉?有没有不知不觉地微笑?写的我都不好意思了(*/ω\*)
  下一章就是教学生活啦,我得多回忆回忆我的高中课堂了😂
  提前和小仙女们说声“晚安”,本章可以配合《只对你有感觉》食用哟,甜到心头的说~么么哒(◍ ´꒳` ◍)

〔枢零〕血腥爱情故事09

  性转零,私设如山,不喜勿入!
  ————
  楼上便是绯樱闲,准确来说应该是红玛利亚的房间,这一整栋宿舍楼都是空置的,所以并没有其他人。
  “对付吸血鬼的武器就是这一点最麻烦,纯血种异常的治愈能力也被抑制了不少。”
  在听见玖兰枢的声音的一刹那绯樱闲停下了脚步。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绯樱闲皱起眉头,直觉告诉她,玖兰枢这个时候来恐怕是不怀好意的。
  “玖兰小弟弟,你是为何来到这里?”
  “这里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学院时居住的房间,我只是回来看看。”
  “这样啊,我挺喜欢这里的,没有多嘴的人,很安静。”
  绯樱闲越过他走到窗边,背对着玖兰枢,看起来完全对他没有防备。
  清冷的双眸看着窗外的月光,不易察觉的疲惫出现在绯樱闲的眉宇之间。
  “那么,我再问一次好了,你是为什么来到这个黑主学院?”
  “报恩,同时正好顺便搜集棋子。”
  报恩自是为了黑主灰阎,而搜集棋子正是指听命于玖兰枢的夜间部众位贵族吸血鬼,他们都是玖兰枢的棋子。
  “然后,”低沉性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绯樱闲身后,玖兰枢伸出左手,慢慢环住她的双肩,低头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我想做的事情大概跟你一样,闲。”
  接下来房间里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突然一声诡异的利刃穿透皮肤的声音响起。
  玖兰枢低头目光落在绯樱闲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他的一只手环着绯樱闲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已经穿透了她的心脏。
  冰凉湿滑的触感,绯樱闲的内脏已经被他的手绞伤,几乎是瞬间她就失去了动弹的力气。   
  而接下来,玖兰枢只要掏出绯樱闲的心脏,即可让这个纯血种迎来来之不易的死亡。
  “你并不是很惊讶么。”
  他缓缓在绯樱闲耳边说道。
  几缕银发沾染了胸口喷涌出的鲜红,几秒钟之后,绯樱闲的脸色变得苍白。
  仿佛是意识不到自己浑身的狼狈,绯樱闲依然是一脸淡然,“我也想过要取你的命,让黑主优姬作为刺客。”
  玖兰枢适时地称赞了一声:“真是明智的判断。”
  “你也是啊,被猎人的武器削弱了治愈能力的我,现在在你眼里大概就是待死的羔羊吧。若是心脏被剜出来的话,即便是身为纯血种的我也一样会死。”
  “……”
  “不好!闲大人她!”
  楼下正在和锥生零打斗的一缕察觉到了不对,立即从两人的战争中抽身出来。
  “绯樱闲,么?”锥生零回过神来,“应该在楼上!我们上去看看!”
  “零,你……”
  “她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我手里!”
  莫名的恐慌开始充斥她的内心,锥生零终于不得不承认,她大概是不愿意看到绯樱闲的死亡的。
  浓重的血腥味从半开半合的房门晕染出来。
  锥生零有些不知所措,居然一转眼就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几乎生死就在一线之间,绯樱闲她到底在做什么?一个强大的纯血种就会这样轻易被杀死吗?
  看着绯樱闲死去,她好像并不能感受到复仇的快感。
  “一缕,帮我一个忙好吗?你也不想看着绯樱闲死吧?”
  房间内,玖兰枢低头来到绯樱闲的脖颈处,他的两颗尖牙已经长到最长。
  就在他要咬下去的一刹那,房间门砰地一声被重重推开。
  “真令人意外,”玖兰枢眼里的赤红忽闪了两下便消退了,他的视线扫过门边的锥生姐弟,“锥生零,你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废话少说!”一缕手里握着锋利的匕首,泛着寒光的刀尖抵在锥生零脖子上,“请放开闲大人,你现在的行为很是失礼。”
  暗红的眸子里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锥生零,你居然想要救绯樱闲?她可是杀害你家人的凶手。”
  “玖兰枢,放了她,你也不想没人替你守护优姬吧?”
  暗红色的双眸移到锥生零身上,只是一眼就让人如堕冰窖地寒冷。
  玖兰枢没有动,插进绯樱闲身体里的那只手并没有拿出来,手掌从绯樱闲的胸口前穿透而出,指尖上缓缓顺流而下的血液汇成小溪。
  一缕冷笑一声:“看来黑主优姬对你来说并不怎么重要呢,没了零,你去哪儿再找一个这么忠实的骑士?”
  闻言,玖兰枢把手缓缓地从绯樱闲的心脏中抽出来,没有再刻意弄伤她也尽量避免弄疼她。
  事关优姬,他无法继续自己的计划。
  玖兰枢的动作一缕看在眼里:“那么你害得闲大人流了一地的血,是否该弥补一二呢?”
  被玖兰枢放开的绯樱闲站在原地,身体摇晃了一下,眼见就要倒下,在那一刹那锥生零冲上来,伸手扶住了她。
  绯樱闲低着头,长长的银发还沾着血,垂在她的耳侧。
  锥生零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只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在安静的房间响起。
  “已经……够了……”
  “咳咳——”她的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见一样,“我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什么意思。”血色再次在她双眸中燃起,先前那莫名的不安和恐惧再度浮现出来,“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绯樱闲,你还没有把事情说清楚呢?”
  绯樱闲抿着唇沉默了一会儿,清澈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滴落在地。
  “抱歉,零……”
  距离上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她已经想不起来了,此刻身体的痛苦还是次要的,内心的痛苦已经折磨了她数年,失去那个人之后的日子对她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如今终于有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迎接死亡,绯樱闲很肯定自己现在心头不断涌出来的情绪是愉悦和轻松。
  “闲大人!”一旁的一缕克制不住地愤怒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您从未考虑过我的感受?!”
  “零可以,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行?”
  “一缕,只有你,我是不能将你变成吸血鬼的。”
  一道白光闪过,下一秒一缕便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你……”
  “这是最好的结局了,我不想和他说再见。”绯樱闲努力地笑着,“零,成全我的愿望吧。”
  “如你所愿。”
    锥生零冷眼看着绯樱闲被玖兰枢抱着吸血,良久之后倒在了地上,她的气息已经轻得微不可闻了。
  玖兰枢抹了抹唇角,双眸覆上一层赤红之后却还是清醒异常。
  沉浸在血欲里的玖兰枢也依然是清醒着的,锥生零想道,这个完美的纯血之君唯一的破绽大概就是优姬了。
    她走到绯樱闲面前,蹲下身子,“解脱了吗?”
  绯樱闲张开唇,发出微弱的声音,“是啊,真是太好了。”
  她的目光游移到站在一边的玖兰枢身上,露出一抹笑容,“在你获得全新力量的同时,你的未来也只剩真正的黑暗了,枢。”
  “吸血鬼其实是非常可悲的。”
  “我知道,只要能让我所珍视的人活在阳光下,堕入黑暗又算什么。”
  绯樱闲轻声叹息道:“珍视的人啊,既然这样的话,枢,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会后悔的。”
  “你什么意思?”
  “你自然会懂的。”
  “零,抱抱我好吗?”
  锥生零一言不发地将她揽在怀里。
  “你不用担心,我死后一切如常,他们的部分记忆我也会用最后的力量将其抹去。”
  “最好不过了。”
  “绯樱——”她张口,最终还是唤了一声,“闲。”
  “你知道吗?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认识你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你看不见我罢了。”绯樱闲在用心灵与她交流,“那是一次机缘巧合,却让我看见了真实的历史。”
  “我留给你的封印仍然起效,希望等你觉醒之时,仍能为人类的未来,为结束我们悲惨的宿命而战。”
  “再见了,零。”
  再见了,一缕。
  一缕,那个和我一样没有归属的小孩在哭泣着,不,已经不是小孩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长大了。
  抱歉,假装不懂你的心意,并且保持着微妙的距离,纯血种所执着的对方的未来,似乎就只有毁灭。
  她好像,又看见了樱花。
  这次不是她变出来的,是,零……
  我就知道,你果然是个心软的孩子。
  这样想着,她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漫天樱花飞舞,将这个如同樱花般凋落的女子,永远定格在了最美的时刻。
  ————
  双更什么的,我觉得比起之前的篇幅,这个就当双更吧😂没想到写这章会花这么久,小离离只能明天更了(◍ ´꒳` ◍)
  怎么说吧,我一般都是随心写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逻辑什么的也不管了😂反正我设定绯樱闲最后用力量抹去了姐弟的相关记忆,应该不影响后面的剧情哈😂
  最后,晚安小仙女们,爱你们哟❤么么哒😘

〔周黄〕M.Butterfly 01

  “今晚的演出你必须得上。”
  “我才不想给日本人表演。”
  “现如今由不得我们愿不愿意了,总不能看着黄先生的心血被日本人毁掉吧?”孙兰亭劝道,“只要戏院还在,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想唱什么就唱什么的。”
  “我们,真的等得到那一天吗?”黄少天拿起一份最新的报纸,“现在战争已经进入了相持阶段。日本占领武汉后,似乎开始改变策略,对国民党的主要方针貌似也由军事打击过渡到了政治诱降,年前成立的‘汪伪国民政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往悲观了想,至少我们能保住一点中华文脉。”
  黄少天放下报纸,无奈地笑了笑:“比起《蝴蝶夫人》,我还是更喜欢演《桃花扇》。”
  说完,他起身打算离开。
  “那今晚的演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放心,我不会让孙先生和金先生为难的。”黄少天摆摆手,“只是心里不痛快罢了,我得出去散散心。”
  “路上小心,不要太招摇了。”
  “放心吧。”
  这边黄少天出门散心,另一边周泽楷跟着养父出席了一个专门为欢迎日本人举办的酒宴。
  周泽楷是铃木雄在中国孤儿院领养的孩子,特意取的中国名字。他的目的是要以这个孩子为实验对象,来证明中国人的精神是可以被征服的。
  由于受不了酒宴的氛围,周泽楷悄悄从后门离开了。
  出来散心的黄少天也没去太远的地方,就在附近的小街上逛逛摊子,看到合眼缘的东西就买下来,不管多少钱,也算是一种发泄。
  “诶,这些簪子都挺好看的。”他在一个卖发饰的摊子前挑选了很久,也没想好到底要买哪个。
  算了,就这个竹青色的好了,做工还比较精细,看着也挺素净的。
  “老板,我要……”
  “这个多少钱?”
  黄少天看中的那根簪子被人拿起,他偏头看去,是个容貌极其出色的青年。
  “这位先生,凡事要讲个先来后到吧?它是我先看上的。”
  黄少天知道自己不占理,反正也无聊,便想试试看能不能说服对方让出这根簪子,突然一个姑娘慌忙地跑到他面前,求他救救她。
  黄少天看见她身后跟着几个地痞流氓一样的人,不由得皱起眉来。
  “怎么回事?”
  “我叫柳非……”
  简单几句解释后,他弄清了大概。
  柳非本来是在卖身葬父,却被这几个无赖一直骚扰,越到后面越发严重,过路的人都在看热闹,也没有出来帮忙的,柳非实在忍受不了了,便跑出来向人寻求帮助,刚好碰到了黄少天。
  “这样啊,包在我身上,让他们尝尝苦头。”
  黄少天刚要动手时,旁边的那个青年先他一步,利索地把那几个流氓打得落花流水,最后抱头逃窜。
  “好了,没事了,他们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黄少天将身上剩余的钱都给了柳非,让她回去葬父。
  “谢谢先生!”
  目送柳非远去后,黄少天打量着眼前的青年,本以为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还挺能打的。
  见黄少天一直打量着自己,周泽楷想了想,将那根簪子递给他:“给你。”
  “不用不用,本来就是你先拿的,我只是有些无聊,想找人争论一下罢了。”
  为了感谢周泽楷的帮忙,黄少天允诺有时间请他去黄金大戏院看戏。当然,他只说自己是那里的工作人员,也不算透露身份了。
  “咦?这好像是他落的东西。”
  黄少天从地上捡起一个护身符,仔细端详着,用料十分高级,花纹也挺繁密,一看就是不菲之物。
  下次碰到他再还给他吧。
  现在该回去准备演出了。
  ————
  嘿嘿,打卡打卡(*/ω\*)
  最近在补各种番,差点把三个坑忘了●v●今天先填一个,另外两个明后天再填(◍ ´꒳` ◍)
  那么我看动漫去了,么么哒♬😘提前跟姑娘们说声“晚安”哟❤

  晓树啼莺,晴洲落雁。酒旗风飐村烟淡。山田过雨正宜耕,畦塍处处春泉漫。
  踏翠郊原,寻芳野涧。风流旧事嗟云散。楚山谁遣送愁来,夕阳回首青无限。
  ps:丑脸遮住,不给看(ฅ>ω<*ฅ)另外滤镜有些怪怪的感觉,忽略忽略(๑•ั็ω•็ั๑)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周黄〕M.Butterfly 00

  1940年,已成为沦陷区的上海依旧保持着这个文明古国独有的底蕴与信仰,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使这座城市与其市民们坚信,华亭鹤唳,终有复闻之时。
  回溯到1937年,在旧法租界恺自尔路敏体尼荫路转角上(今金陵中路1号)矗立着的由沪上“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创办的黄金大戏院,改由金廷荪、孙兰亭等海上名票经营,先后邀京剧四大名旦及马连良登台献艺,包括关栋天父亲关正明在内的上海戏剧学校正字辈学生常在此演出。
  黄金大戏院最大的辉煌来自1940年,当时由著名京剧演员黄少天演绎的《梁祝》在上海一炮而红,从此黄少天的每一场演出都座无虚席,一票难求。
  黄少天十七岁时成为一名京剧演员,最杰出的角色便是《梁祝》中的祝英台。他在舞台上有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气质,因此得到了一个称号“玉蝴蝶”。
  是年,周泽楷跟随养父由日本来到中国。
  这个男人有着极其优雅的外表,他对这个神秘而古老的国家充满了好奇,想通过深入社会去实现自身对这个国家的探索。
  他们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
  答应你们的新坑~情节大概是地下党员黄伪装自己从养父是日本高级军官的周那里窃取情报、“欺骗”感情的故事?(大雾😂)
  这章只是个绪,交代一下背景,下一章开始是正式篇章了(◍ ´꒳` ◍)爱你们哒(*/ω\*)